强制药企对罕见病特效药进行降价,

或对成本低廉的仿制药不加以限制,

能解决社会中的“天价药”问题吗?

在国产电影《我不是药神》中

为了增加戏剧的冲突

药企的医药代表被刻画成一副唯利是图的样子

很难不让人把“天价药”归咎于药企“黑心”

而事实上药企之所以将药定价那么贵

最主要的原因是研发一种新药

不仅时间和金钱的成本高昂

还需承担巨大的风险

如果不限制仿制药,不保护研发专利

短期内看起来是救了更多人的命

实际上却是在饮鸩止渴

一旦药企失去了研发新药的动力

对医药科学的发展是百害而无一利

山寨是投入成本最低的研发方式之一

在玉雕行业内,抄袭与仿制也是无法避开的话题

虽说玉雕的学习是从模仿和借鉴开始

但想要在行业内长久地发展

呈现出与他人不同的风格才是核心

毫无根据地想象并不等同于原创

正如自古以来文人墨客、书画大师都是

模仿前人到了一定程度后自成一体

玉雕的原创也应是在沿袭传统的基础上

用独到的见解和能力创造出具有自己特色的作品

如果为了降低风险而持续不断地

对优秀的作品进行复制、仿制

对优秀的创意进行盗用、滥用

不仅严重扰乱了玉雕市场

而且阻碍了玉雕行业的发展和创新

最近几年市场的低迷

也可以说是让玉雕从业者回归理性的契机

继续与创作、创新相背离地浑水摸鱼

终究会被市场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