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漫长的岁月里,玉雕行业的技术传承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父子相传,职业世袭”,另一种是“以师带徒,前辈教授”,这两种传承方式贯穿于整个古代民间手工业的发展。如今,观念的改变与教育体制的发展使得越来越多毕业于美术院校的人投身玉雕行业,被称为“学院派”的他们,正逐渐成为当下众多玉石雕刻工作室的主力军。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正如万物负阴而抱阳,任何一个行业都不会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光鲜亮丽,水凳上坐硬的腰,脱过几层皮的手,枯燥无味的雕刻与打磨,三年学徒五年半足十年磨一剑,这样的苦自己尝过便罢了,大抵没有哪位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再去经历一次。即便有悟性高又肯学的孩子愿意拜师学艺,无论是徒弟还是师傅,在这个速度和效率至上的年代,也不一定承受得住“苦行僧”般的修行和高昂的时间及经济成本。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学院派便在玉雕行业发展进程中应运而生,学院出身的玉雕设计师因为长期受过正规系统的绘画、设计、雕刻等教育,在美术功底、知识面和理解力方面占据一定的优势,工作上更易上手,极大地降低了工作室的成本。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传统的父子相承、师徒相授的模式下,徒弟们往往很难跳出师傅所传授的技艺模式,作品的设计与思想大多与师傅的思想和经验高度相似,难以创新。倘若师傅在某一领域已经做到了极致,如不另辟蹊径,徒弟再想有所突破,便难如登天。

而“批量化”的教育模式下,学院派的玉雕设计师们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刷新,给玉雕行业源源不断地输送着新鲜血液。他们的思想经历过古代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碰撞和摩擦,对时代的潮流有更加敏锐的捕捉力。他们习惯于用全新的角度诠释玉石的雕刻,借助现代艺术的思路,突破父子相承、师徒相授模式下的思想禁锢,创作出不囿于传统的作品。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黄金无足色,白璧有微瑕。父子相传、师徒相授的模式在传承技艺的同时,也传递了责任与价值标准,成为保证生产工作连续性的纽带。但对未在这种环境下受过传承工艺使命熏陶的学院派来说,这种纽带关系的维护既敏感又脆弱。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纸上得来终觉浅,没有亲身参与生产制作的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环节,没有数十年如一日的去认识玉、接触玉、抚摸玉,便无法真正地读懂玉。学院派经年累月居于“象牙塔”中,对玉石材料自身的美和构造一知半解,制作时不懂得根据玉石的变化一边琢磨一边雕琢,空有理论知识,实践能力欠缺。只顾将学校里学到的东西嫁接到玉雕行业,而没有真正成熟的思想、风格与套路,无异于纸上谈兵,这样的“创作”是我们必须纠正过来的。

玉雕江湖丨浅谈异军突起的“学院派”

相对于花极大的时间和经济成本培养一个不知深浅的弟子,工作室更愿意选用一个设计与雕刻兼修的学院派,虽然他们还不够成熟,但梯队式的架构、团队式的工作模式足以让他们在岗位上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学院派是时代给予我们的便利与希望,虽然暗含着这个行业所受的伤痕。我们要做的便是顺应发展的趋势,役其所长,避其所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