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先生在《读书杂谈》中

  将读书分为两种,

  一种是职业的读书,

  一种是嗜好的读书。

  撇开两者境界高低不谈,

  就说前人读书这件事儿,

  既要遵礼仪,又要讲雅兴。

  

  红袖添香夜读书,

  那是千古文人佳客梦。

  即便没有红袖,

  沐浴焚香,

  净手烹茶,

  也是必不可少。

  而今的碎片式阅读,

  看似知道的更多,

  却少了焚香夜读有香茗的享受

  和一曲新词酒一杯的洒脱。

  

  

  

  皓月清宵,雾霭绕帘,

  书香浓洌,

  闹腾的心平静下来。

  正如玩玉的人中鲜有脾气暴躁的,

  嗜书之人必定气质芳华。

  消磨锐气,修身养性,

  焚香夜读和把玩玉器是异曲同工之妙。

  《静闻书香》上刻观音手拿书卷,似在凝思,

  身旁升起袅袅青烟,满室馨香。

  

  人生最美,

  是心灵深处的通透与清欢。

  熏香读书,随其所适,

  心境得以澄明。

  有书,有香,还有玉,

  诚然美妙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