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网上“佛系”一词很火,

各种佛系头像、表情包霸屏,

“有也行,没有也行”,

“不争不抢,不求输赢“。

忽然间都开始调节自己的情绪,

注重修身养性。

观音

有人将“佛系”看作平庸的代名词,

碌碌无为,

却又不甘被时代抛弃,

于是信仰佛系,

欺骗与安慰自己,

我不爱名与利。

有人认为“佛系”具有“好善无争”的含义,

却又举出《芳华》里刘峰的例子来贬低。

不说好人无好报,

就说人善被人欺,

与人为善,

好像变得毫无意义。

雕刻前

雕刻中

雕刻成

不是对当下苦累生活绝望后的平静,

也不是将“好人”做到极致的软弱无力。

所谓“佛系”,

是陈继儒《小窗幽记》里的: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是从喜怒不形于色,

到喜怒不动于心。

生活虽不会一帆风顺,

但也未必会跌宕一生。

很多原以为跨不过去的坎,

过后再回想,

不是情绪上的自我放大,

就是心理上的画地为牢。

人们在遭遇挫折时,

会将希望寄托于神佛,

然而观音却自诵其号启示人们求人不如求己。

人若沉稳根基牢,

心平气定自逍遥。

“佛系”之于我们,

是面对困境的自勉,

是历尽千帆的成熟。

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也是心怀善意,度己度人。